与 2003 年“非典”对比,评估本次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

武汉“封城”已半月有余。从 2019 年 12 月上旬新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来袭至今,全国已确诊患者已逾 3 万,而且每天仍以超过 3 千的速率递增,疫情尚未出现明显拐点。

抗疫阻击战惨烈而悲壮,不光武汉,北京空城、上海空城、杭州空城……在隔离疫情的同时,人们赖以生存的经济也被阻滞,不少行业已然半瘫痪,许多企业被突兀而至的黑天鹅拍懵,几乎所有直接与衣食住行相关行业的运行节奏被彻底打乱。

有人说,一场残酷的淘汰可能由此开端,也有人说,向死而生后的变革会是一次悲壮的涅槃。

对众多普通民众而言,经济是生活的保障,它关系到工作稳不稳,收入变不变和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如一位网友所言:“我现在愁的不光是口罩,还有生计。”

网上一份问答似乎在呼应这位网友:“如果不上班,以你目前的积蓄能撑多久?三个月到半年,半年到一年,一年到三年,还是一个月都撑不了。”另一个命题好像更具经济学意味:“如果举国之人停止劳动,多长时间就会产生需求危机?”较为普遍的看法是不超过一周。

与 2003 年“非典”对比,评估本次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

“新冠状病毒会影响到的全球供应链 ” 图片来源:彭博社

一种更加长久和深刻的不安在滋长:疫情到底何时能过去,它对经济的冲击到底有多大,对今后的生活会产生多大的影响?

在找寻答案时人们会习惯地从过往的相似事件中寻找参照物, 锐思财经现在就将 17 年前发生的 SARS 疫情对经济的冲击和日后的修复与现时的情况进行对比,并寄望大家能通过历史与现实的闪回中有所感悟和启迪。

1

疫情回顾 & 对比

SARS 疫情爆发于广东,2002 年 11 月 16 日 ~2003 年 7 月 16 日,历时 8 个月累计报告临床诊断病例为 5327 例。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SARS 共感染病例 8096 例,死亡病例 774 例,死亡率 9.6%。

与 2003 年“非典”对比,评估本次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

新冠肺炎 2019 年 12 月中上旬在湖北武汉爆发,截至 2 月 9 日全国确诊病例达到 37252 例,疑似病例 28942 例,死亡 813 例,以此推算,全国死亡率为 2.18%。而在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地武汉,2 月 9 日,确诊病例达到 14982 例,死亡 608 例,推算出的死亡率达到 4.06%。

与 2003 年“非典”对比,评估本次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

17 年前 SARS 突袭中国,历时约 8 月神秘消失,至今尚无疫苗和特效药问世。2020 年 2 月 5 日卫健委发布的《新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五版)》中明确指出,目前没有确认有效的抗病毒治疗方法。新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死亡率虽低,但传染性明显高于 2003 年的 SARS 病毒。

2

大相径庭的经济环境

2003 年 SARS 肆虐神州,国民经济同样受到干扰,不一样的是现在的经济环境与当时已经大不相同。

2001 年 12 月中国加入了世界贸易组织(WTO),这不仅意味着世界市场全面对华开放,更表明中国正式融入全球化的大潮。2013 年的中国正处在全面融入全球分工与市场体系的红利期,强劲的出口成为拉动经济的巨大动能。另一方面,当时中国经济自身也正处在制造业加速发展阶段,同步展开的城镇化又极大地刺激着投资,再加上人口红利的加持,宏观经济在各种生产要素的自我强化中步入上升阶段,动能巨大,冲劲十足,涨势良好。在拉动经济的消费、投资、出口“三驾马车”上升动能都堪称充足,所以很容易从挫折中回暖,2003 年的中国经济甚至还实现了 10% 的增长,之后更是进入了经济增长的黄金十年。

与 2003 年处于经济上升周期,增长动力十足,抗风险能力强劲不同,当前我国经济面对的内外环境要比 2003 年严峻得多。外部环境方面,一些主要贸易大国推行保护主义,进而形成了一股逆全球化的风潮。中美贸易摩擦不断,虽然近日的所放缓,但并未停止。2019 年中国对外和对美出口分别为 0.5% 和-12.5%,创下新低,相较 2003 年全年出口较 2001 年增长 30% 恍如隔世。

内部环境方面,中国经济正进入由量到质的转型阶段,也就是常说的进入了增长的换挡期、改革的深水区和经济结构的调整期。再加上人口老龄化趋势加快,各种生产要素的价格攀升,经济下行的压力不断加大。就在这个时间当口,新冠肺炎疫情这只黑天鹅不期而至,令本就紧绷的经济雪上加霜。在此背景下,专家估计,一般情况下,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对经济的冲击显然要大于 SARS 时的 2003 年,如果疫情在短期内得不到控制,无论是疫情加重或时间延长,都会加大对经济的拖累幅度,造成的影响和后果也会更加严重。

3疫情对 GDP、产业、股市、政策的影响

GDP: 2003 年全国经济总量受疫情明显拖累,就地区而言,北京受影响最大。 本轮疫情对湖北省乃至全国经济的影响不容忽视。

从经济总量看,SARS 期间 GDP 增速受到拖累。2003 年四个季度增速分别为 11.1%、9.1%、10% 和 10%。第二季度 GDP 较一季度下降 2 个百分点,下半年逐步企稳回升。

从 SARS 疫情最严重的北京和广东来看,对北京的 GDP 影响更大。北京 2003 年二季度 GDP 增速下滑 3.1 个百分点,而广东下滑相对较小。这可能与北京第三产业比例高、防疫措施较为严厉有关。

2003 年,与消费直接相关的第三产业占全国 GDP 比重为 42%,而消费支出对整体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 35.4%,SARS 疫情影响 2003 年 GDP 增速 0.3~0.5 个百分点,并不算很严重。

时至今日 ,我国经济结构发生了巨大变化,第三产业占比已从 2003 年的 42% 增长到了 2019 年的 54%,上升了 11.2 个百分点,对整体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也超过了一半,达到 57.8%。受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冲击最大、最直接的第三产业将会直接拉低消费。加之,制造业中的一些中小企业在人员复工、接收订单和原材料供应方面受到疫情影响,最终也会对 GDP 产生影响。

此外,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对湖北省影响不容忽视。从 GDP 占比看,2019 年湖北 GDP 约 4.6 万亿元,在全国占比 4.6%,在全国各大省份中排名第 7。武汉市 GDP 约为 1.6 万亿元,在全国占比 1.6%,居湖北省首位。虽然湖北省和武汉市的第三产业比例低于 2003 年的北京,但却是全国重要的制造业基地,武钢、二汽等大企业以及数以千计的配套企业,对中国来说,其重要性不言而喻,目前采取的“封城”等最高等级的防疫措施,不可能不对湖北的经济产生负面影响,所以从影响程度看疫情对武汉、湖北乃至全国经济的影响可能不会弱于 SARS 时期的北京。基于上述,此次新冠肺炎对 GDP 的拖累可能会超过一个百分点,全年破六应是大概率事件。

产业: 第三产业受冲击最为严重。

2003 年 SARS 疫情期间,第一、二产业相对平稳,第三产业受冲击最为严重。SARS 疫情爆发后,第三产业单季度增速从 2002 年末的 11.3% 下滑至 2003 年第三季度的 8.8%,全年增速较上年下滑 1 个百分点,且恢复缓慢对经济拖累明显。而第二产业增速在 2003 年第二季度短暂反季节性下滑 1.9 个百分点后在第三季度迅速反弹。

与 2003 年“非典”对比,评估本次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与 2003 年“非典”对比,评估本次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
第三产业中住宿餐饮、交通仓储、金融业增速在第二季度均出现明显下滑,房地产业从第三季度开下滑。批发和零售业逆势上升,这可能与社会各界在疫情期间加大物资购买有关。

与 2003 年“非典”对比,评估本次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就新冠肺炎疫情而言,餐饮住宿、旅游娱乐、批发零售、交通运输等等行业受到显著冲击。比如餐饮行业相关就业人数统计在 3000 万以上,而且很多是“手停口停”,不做就无进项。在新冠疫情影响下,很多餐饮企业处于春节前进了原材料,但却因疫情没了客人,从而面临资金断裂的境地,其就业人员也面临失业风险。仅网络游戏、线上教育等极少数行业能够“置身事外”,绝大多数服务业面临着“无米之炊”的现状。

作为制造业大省的湖北目前有上市公司 60 家,湖北省(非武汉市)上市公司 46 家,其中电子通信业 22 家、医药业 11 家,汽车业 4 家。鉴于湖北和武汉在电子通信、汽车、医药产业具有优势,相关企业停产及延期复工可能会冲击产业链上的其他配套企业。财新数据通显示,2 月 5 日中国各地的零件制造商都已暂停生产。就疫情灾区湖北省而言,工厂将关闭至 2 月 13 日甚至更晚。汽车行业四面楚歌。

对股市影响:

经分析发现,SARS 疫情期间(2002 年 12 月 16 日 ~2003 年 7 月 2 日)上证综指约+7.36%,中央介入疫情之日是市场逆向调整的拐点。2003 年 4 月 7 日前的非典疫情期间,上证综指约+14.99%,2003 年 4 月 17 日 ~2003 年 7 月 2 日期间,上证综指约-6.63%。

市场拐点出现在 2003 年 4 月 7 日,其原因在于疫情由省市级上升至中央层面,前期积累的一系列与疫情有关的问题引发市场恐慌,短期内对 A 股市场形成了持续打压。

与 2003 年“非典”对比,评估本次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

A 股市场的动态表明,疫情高峰至疫情解除期间(2003 年 4 月 17 日 ~2003 年 7 月 2 日)上证综指在短期内出现缩量下跌现象。下跌后的市场出现稳量震荡反弹与稳量回调,整体构成箱体震荡,幅度约为-0.26%。SARS 疫情对上证综指、深圳综指以及沪深 300 的影响基本趋同,说明 SARS 疫情对市场的影响是全面性冲击。

与 2003 年“非典”对比,评估本次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后疫情影响期(2003 年 7 月 3 日 ~2003 年 11 月 14 日) A 股指数出现趋势性下滑约-12%。除了 SARS 疫情的惯性影响外,宏观调控周期转向所产生的影响也不容忽视。由于 2003 年下半年经济出现过热,中国人民银行于 2003 年 8 月 23 日宣布,从 2003 年 9 月 21 日起,将存款准备金率由 6% 调高至 7%,货币政策开始逐步收紧。宏观政策由宽松周期向收紧周期过渡。

就本次新冠肺炎疫情而言,前期沪深股指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上涨。 到 1 月 23 日武汉封城后,股市处于春节休市期,而全球股市则受疫情影响均出现大幅下降,因中美贸易摩擦暂缓而出现的乐观情绪一扫而空。 至 2020 年 2 月 3 日,农历春节过后的首个交易日,中国股市出现瀑布式暴跌。新冠肺炎疫情及其引发的悲观情绪蔓延,上证综指在鼠年首个交易日累计-10.69%,3209 只个股跌停。央行随即出手进行逆回购,释放流动性 1.2 万亿,2 月 4 日,上证综指近 3 个交易日的跌幅收窄至月-9%,沪深指数出现明显的放量上涨。

与 2003 年“非典”对比,评估本次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

2 月 5 日,央行再次释放流动性 5000 亿,上证综指、深证综指、创业板指均上涨,中药板块持续拉升、口罩板块、云办公概念股、在线教育板块走强,市场情绪相对有所改善。2 月 5 日起,除北上资金持续流入外,全国有 35 家公募基金出手自购旗下的权益股票,合计入市 23.59 亿元,一些蓝筹股也展开回购行动,股市托市意味明显。之后数日,沪深两市涨跌互见,多空来回交锋。有分析认为,由于整体经济处于下行通道,外围形势也无亮点,股市也总体下探,但资本市场终归还是要看资金的支撑力度。在资金量充实的情况下,股市会出现热门和市场紧缺行业逆向上涨的情况,但变数和风险都较平时为高。而如若疫情能在短时间内被控制,两市掉头向上的可能性也很大。

与 2003 年“非典”对比,评估本次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

政策: 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加大货币信贷支持力度。

2003 年 SARS 疫情期间货币政策明显偏宽松。M2 增速由 2002 年底的 16.8% 上升至 2003 年 6 月的 20.8%,同期 10 年国债利率也从 3.18% 下降至 3.08%;而在 2003 年 6 月 SARS 疫情得到控制后,货币增速迅速减少,利率也开始上行。

2003 年上半年的财政支出也有小幅增加,在疫情得到控制后的下半年重新回落。

与 2003 年“非典”对比,评估本次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与 2003 年“非典”对比,评估本次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
就本次新冠肺炎疫情而言,多部委协同发力防控疫情。

*五部委联合发声,呵护市场流动性。2 月 1 日,央行、财政部、银保监会、证监会、外汇局联合出台了《关于进一步强化金融支持防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的通知》。《通知》内容包括五部分,共 30 条措施。其中包括,央行将通过公开市场操作、常备借贷便利、再贷款、再贴现等多种货币政策工具,提供充足流动性,保持金融市场流动性合理充裕。对受疫情影响较大的批发零售、住宿餐饮、物流运输、文化旅游等行业,以及有发展前景但受疫情影响暂遇困难的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不得盲目抽贷、断贷、压贷。上市公司受疫情影响,难以按期披露业绩预告或业绩快报的,可向证券交易所申请延期办理。免收湖北省上市公司、挂牌公司应向证券交易所、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缴纳的 2020 年度上市年费和挂牌年费 ... 等等举措。
*融券业务限制卖出。2 月 2 日晚间,21 世纪经济报道称,有券商下发内部通知称,所有两融客户暂停新的融券卖出交易,但此前已存续的融券卖出仓单不强制归还。客户暂停融券卖出期间的专享融券源费用可以适当协商减免。该券商还表示,暂停融券卖出业务是抗击肺炎疫情、稳定市场的政治任务,并要求营业部迅速、及时通知客户。
*央行出手两天投放 1.7 万亿,大幅增加市场流动性。稳定市场预期、提振市场信心。在 2 月 3 日创纪录单日公开市场操作投放 1.2 万亿元后,2 月 4 日人民银行继续充足供应流动性,当日公开市场操作逆回购投放资金 5000 亿,央行两日投放流动性累计达 1.7 万亿元。这有利于降低资金成本,缓解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的财务压力,扩大融资规模,支持实体经济。
*最近上海、苏州、北京、青岛、深圳等地方政府陆续出台了对中小企业的支持政策。比如深圳和苏州出台了承租国有资产类经营用房的中小企业,园区等免收 1~2 月租金的政策。
*农业部提出加强“菜篮子”产品生产保供;商务部提出增加医疗物资供应、及时投放储备蔬菜、严厉打击哄抬物价等政策。

2020 年在新冠肺炎的疫情冲击之下,经济阶段性走稳的节奏被打乱。稳字当头,延续宽松的货币政策。多部委在资金、流动性、设施、就业、医用物资、物价、人民生活方面都给予了不同措施,共同发力防控疫情。

4

疫情拐点何时到来,攸关生命更加攸关生计

交通运输部预计 10 天假期全国交通发送旅客 1.9 亿人次,较上年春运下降 73%,原本是春节旺季,如今酒旅行业、餐饮业瞬间停摆。目前,新冠肺炎疫情仍在蔓延、扩散。

病毒阴影之下,服务业大受冲击。大量中小企业主面临现金流困难,普通民众更是面临复工难、开学难的难题。特别是没有固定收入,却有固定支出的个体经营户,如今封路、封城还面临着还贷、交租等压力。根据 2018 年底我国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数据显示,我国个体经营户达 6295.9 万个。如今这些人的生计受到很大影响。

与 2003 年“非典”对比,评估本次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

综合各方专家的看法,当下的关键在于疫情是否能在短期内得到控制。如 2 月底被控制住,对经济的冲击在可承受的范围内,如疫情在 3 月底左右出现拐点,全年经济增长将下深到 5% 左右,如疫情持续时间更长,到 6 到 7 月才被控制住,那么经济将受到严重打击,不仅反弹可能成空,增长率也会降至 5% 以下。由此,当下最为紧要的是控制往疫情,其次是扶持企业,稳住经济。在政策面,要充分调动政策工具箱中其他帮扶措施,不能仅仅是“放水”。目前,从数字上看, CPI 变动幅度虽然不算太大,但春节前先由水果,后由猪肉带起来的物价上涨并停歇,物价因素也是稳定大局不得不考虑的重要方面。

17 年的时空变幻,弹指一挥间。当年 SARS 疫情留下的创伤还在隐隐作痛,我们又遭遇到了新冠肺炎疫情。多难不必定兴邦,沉着和理性却能让我们保持清醒。 要打赢这场新冠肺炎阻击战,人们必须明白,我们现在面对的内外环境、疫情的广度、经济的结构和体量、经济的周期,以及经济自我修复的能力,都与当年不同,万不能以当年的经济复苏速度来硬套现在的情况,可以断言,今天的情况特别是经济面临的困难要比当年更为严峻。如果说,经济是打赢这场抗疫阻击战的后勤保障的话,那么为了打赢,是到了操心经济的时候了。

_ 部分数据来源于:Wind,国盛证券研究所,中山证券研究所,彭博社,财新 ___

与 2003 年“非典”对比,评估本次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

与 2003 年“非典”对比,评估本次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