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冠状病毒,到底能不能通过空气漂流传播?

◎智谷趋势(ID:zgtrend) | 震谷子

一夜之间,人们对新冠肺炎的恐慌到达极点,“气溶胶”这个专业名词变得仿佛人尽皆知。

人们把它想象成一团若有如无的“病毒云”。除了四处飞溅的飞沫和不小心的接触,居然连空气中都悬浮着新冠病毒?不少人开始懵了:我还能开窗通风吗?

2 月 8 日,在上海市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新闻发布会上,上海市民政局副局长曾群表示:“卫生防疫专家告诉我们,目前可以确定的新冠肺炎传播途径主要为直接传播、气溶胶传播和接触传播。”

然而只过了一天,国家卫健委表示,在目前,新型冠状病毒主要的传播途径还是呼吸道飞沫传播和接触传播,气溶胶和粪-口等传播途径尚待进一步明确。目前尚没有证据显示新型冠状病毒通过气溶胶传播。

新型冠状病毒,到底能不能通过空气漂流传播?

气溶胶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一个病毒传播途径需要屡次辟谣?我们究竟在担心什么?

新型冠状病毒,到底能不能通过空气漂流传播?

气溶胶传播,需要重视但不需要过分恐慌。

一个不幸患上新冠肺炎的病人,他在说话、咳嗽和打喷嚏时,每秒 50 米的气流速度会把约 4 万个飞沫喷出口腔和鼻腔。如果没有任何阻隔手段,这些飞沫就会自由散落到空气当中,在呼吸道和肺泡中活动的病毒也会附着在这些飞沫上面。

新型冠状病毒,到底能不能通过空气漂流传播?

(绿色为大飞沫,红色为气溶胶,来源:Bourouiba et al., (2014))

直径在毫米级的飞沫会因重力而落下,但其中也有一些直径小于 100 微米的飞沫核则会因水分蒸发而变得更轻,悬浮在空气中。这种在气体中稳定分散悬浮的液态或固体小颗粒,就叫做气溶胶(aerosol)。而气溶胶传播,是指飞沫核可以通过气溶胶的形式漂浮至远处,造成远距离的传播。生活中,除了刚提的打喷嚏飞沫,最常见的气溶胶就是你抽烟吐出的烟圈和窗外的雾霾。

附着在这些飞沫核上的病毒都有蛋白质核膜的保护,不是一离开人体就会失去活性。因此,只要这些飞沫被喷出来了,就有可能让带有活性病毒的飞沫核长期悬浮在空气当中。

这是气溶胶传播最令人恐慌的一点,也是我们最需要重视它的第一个理由。

据国家卫建委介绍,新型冠状病毒可通过呼吸道飞沫传播。而飞沫传播距离很短,不会在空气中长期漂浮。从这个角度讲,在日常通风环境下,空气中一般不会有新型冠状病毒。因此我们需要重视空气更新,而不是担心空气变“脏”了。

我们需要重视气溶胶传播的第二个理由,是之前同样传的沸沸扬扬的“粪-口传播”,基本也是按照气溶胶传播的套路。

2004 年,香港学者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发表论文称,2003 年,香港淘大花园 E 座有 321 人感染 SARS 病毒,最终 42 人死亡,极有可能就是一次典型的气溶胶传播。带有病毒的排泄物在上百米的污水管道中下落,就像我刚提到的打喷嚏,高速下会导致一些飞沫脱离。如果这时候管道有裂缝或者住户没有用水封好 U 型管,飞沫就会进入住户家中,水分蒸发后就与刚说的气溶胶没有区别了。

新型冠状病毒,到底能不能通过空气漂流传播?

(2003 年 SARS 病毒在香港淘大花园 E 座传播示意图,其中的“水花”即为气溶胶)

国家卫健委专家提醒,粪便中会有病毒,冲洗马桶的水流也会产生气溶胶,建议把马桶盖盖好,可以防止气溶胶传播。冲完马桶,还可以用消毒液擦拭马桶盖。

第三个理由,实际上,最需要警惕气溶胶传播的,是正在前线奋战的医生们。这或许也是防疫专家要专门提出气溶胶传播的重要理由。

气溶胶是悬浮粒子,而空气是会从高气压流向低气压的。一旦空气流动起来,这些危险的飞沫核就很难停留在一个地方。医院的病室和交通工具内部等狭小空间里的空气,就容易悬浮颗粒,基本在一个小范围内活动。

你可能会说,难道医院不会开窗或者消毒吗?

医院当然会。不过相对于外界,这里的病毒接触率更高,一些没有阻隔手段的治疗操作也有风险。例如北京协和医院感染内科主任李太生提醒,临床医务人员在进行如气管插管等操作时应注意采取空气隔离措施,如佩戴医用防护口罩、护目镜等。

事实上医院内部感染,这种高风险的传播已经开始了。发表在《美国医学会期刊》上的报告研究了武汉大学中南医院的 138 名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认为病毒传播可能已变得更加严重。

该院许多肺炎病例发生在医院的工作人员和其他患者中:医院内部的传播占病例的 41%左右,其中包括 40 名医务专业人员和其他 17 名患者。

在这 138 名感染者中,有 26%需要重症监护,4.3%死亡,高于其他更广泛对病毒致死率的估计。只有 47 名患者出院,约占总数的三分之一。

新型冠状病毒,到底能不能通过空气漂流传播?

搞明白了气溶胶传播的来龙去脉,我猜你们还是想问:还能不能开窗通风了?

气溶胶是悬浮粒子,的确会随着空气流入你家。但是就好像俗话所说,“不谈剂量谈毒性都是耍流氓”,科学不是拍着脑袋就能下结论的,需要判断标准和逻辑。回到气溶胶传播上,就要弄清楚三个关键点:流入你家的气溶胶中,上面携带的病毒到底是不是新型冠状病毒?病毒的活性有多高?病毒的浓度有多少?

目前爆发的疫情,还远没有到我们吸入的每一丝空气都有新冠病毒的地步。如果你不是住在密集感染源,如收治感染病人的医院的旁边,开窗通风完全没有问题。事实上,空气中本身就携带着一些病毒,但一般对人体也没有太大危害,影响不到我们的健康。

中科院气溶胶化学与物理重点实验室主任曹军骥强调,病毒的气溶胶传播主要还是在封闭空间和半封闭空间。这就涉及到病毒的活性和浓度。第一,病毒是需要寄生在宿主中汲取养分的,当它离开人体在空气中悬浮,生存环境已经发生了巨变,更容易死亡。而且暴露在空气中,紫外线和自由基都会杀死病毒或者令它氧化,从而降低毒性。

第二,在开放的空间里,如果有人一次性排出大量病毒,随着空气的稀释,病毒浓度也会降低,即便有气溶胶腾云直飞三千里,上面所携带的病毒浓度也已经非常低了。世界卫生组织在 2009 年报告中明确指出,封闭空间的经常通风,是作为降低感染风险的一个重要举措。

因此,反过来,如果你要进入一个封闭或者半封闭空间,如电梯、地铁、汽车等,一定要做好防护准备,例如戴口罩等。尤其是返程高峰即将来临,当你长途跋涉回到你的房子或者工作单位,一定要充分通风再做其他事情。

新型冠状病毒,到底能不能通过空气漂流传播?

在游戏《瘟疫公司》里,气溶胶传播是最顶级的传播途径。现实当然不是一场可以重启的游戏,但是我们一样能看到无明显接触史的病例在蔓延。无明显接触史病例说明,很有可能不是通过飞沫和接触传播。这意味着,气溶胶传播虽然没有“空气中都是病毒”的疯狂,不必把它作为一种独立的传播途径引发恐慌,但也切实地产生了影响,不容忽视。

在第一个 14 天隔离期过去之后,我们仍然担心气溶胶传播,这正说明了不能松懈,依然要严格实行切断飞沫和接触传播的手段去保护自己。

与此同时,面对这种看似新颖的最新疫情进展,一定要先冷静。病毒不是最可怕的,恐慌才是。世界卫生组织全球传染病防范主任 Sylvie Briand 博士指出,伴随新型冠状病毒的疾病疫情爆发的,是与病毒相关的信息疫情 (infodemic) 的爆发。

信息疫情指的是过载的信息反而导致人们难以发现真正有价值且可靠的信息,甚至会对人们的健康产生危害。

Briand 博士指出,历史上,伴随着每个传染病的爆发,“信息疫情“都会同时爆发。例如在黄热病爆发时,一个流传的谣言是接种黄热病疫苗的人在疫苗接种后一周内不能喝啤酒。后来这一谣言的散布导致了接种疫苗人数的明显下降。

这次的气溶胶传播也是一样。如果你把它简单理解成,接触到具有传染性的空气就会感染病毒,那你很有可能就会过度恐慌,不敢开窗,从而影响室内的通风,实际上更不利于保护自己。

当然,人类在危难面前紧张是天性。但如果一些专家或者媒体只是抛出一个结论,而不进行严格和客观的论证和解释,认为民众有自行理解的义务,那就是一种不负责任。当年,岐山市长在接受央视《面对面》栏目采访时曾经说过:

“这不是透明度的问题,这是对社会的责任感问题,我们不能整天对老百姓发布那种万一。 那是不负责任的。 科学精神,是讲概率的。 ”

面对疫情,如何找到心之所安? 2 月 11 日(周二)下午 15:30 准时开始【智谷公益讲座】。越是紧张的时候,越是要学会保护自己。众志成城,相信人定胜天!新型冠状病毒,到底能不能通过空气漂流传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