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区块链人的春节“战疫”:抢购物资,提防骗子,崩溃大哭本文来源:深链财经
这个春节,让人刻骨铭心。
从去年 12 月 8 日的首例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出现,到 1 月 20 日疫情的全面爆发,再到全国动员预防病毒。所有平凡的中国人,都猝不及防地被卷入一场“战争”当中。
在这场抗击疫情的战争中,全国乃至世界各地的爱心人士都行动了起来,其中也包括不少区块链机构和从业者。截至目前,据不完全统计,已有超过 6000 万的资金以及数以万计的物资从区块链行业飞向武汉。
温暖的数字背后是更为温暖的故事和炙热的心。
深链财经采访了火币集团、欧科集团、币安集团、KuCoin、BitMax、金氪资本等多家援助武汉的区块链机构以及奔赴援助一线的个体,透过他们曲折的经历、动人的故事,来回顾这群区块链人的春节“战疫”。

「 假医生、假货、假物流,艰难的物资采购 」

“真的,你无法想象此时此刻的他们是有多需要这些东西。 ”
电话那头,Ciara 的声音有些疲惫。为了采购医疗物资,她辗转了多个国家和城市,就在约定采访的前一天,才刚刚从外地回京。
“今天都祝我开工快乐,我想说我压根儿就半天也没有休工过呀”,抵达北京时,Ciara 发了一条朋友圈,配图是一张自拍,狭小的车厢里,三个大纸箱挡住了她纤薄的身子,三箱口罩。
Ciara,火币集团商务中心负责人,无数牺牲春节假期来支援武汉的区块链人之一。
在接受 DeepChain 深链采访时,Ciara 表示自己最开始并没有料到疫情会如此严重。1 月 19 日的她正赶往瑞士的达沃斯小镇参加一个会议。刚下飞机,各种有关疫情的新闻铺面而来,疫情大爆发。
“我想,我们应该做些什么”,在把援助武汉的想法向领导汇报后,领导立马批下 1000 万元,用于购买医疗物资。
Ciara 主动请缨,开始全权负责火币的捐助活动。
“骗子非常多。”
尽管火币集团拥有不少海外站,可以发动海外资源去进行物资采购,但担心采购到假冒伪劣产品的 Ciara 决定每一笔采购,都要亲自验货并找专人辨别真伪,毕竟这关系到生命。
一群区块链人的春节“战疫”:抢购物资,提防骗子,崩溃大哭火币集团从泰国采购的医疗物资
于是,在达沃斯的会议结束后,Ciara 马不停蹄地飞往了泰国。
功夫不负有心人,截止到 2 月 5 日,火币集团累计有 60 万套防护物资、1000 台血氧仪和 9 吨消毒水送达疫区或正在运输途中。
不断的小心再小心,让火币集团在采购过程中没有被诈骗过任何一笔,但在采购中发生的事情,到现在还让 Ciara 心有余悸。
有的不法分子假扮医生,骗到爱心人士的援助之后,便转手加价卖给医院;有的不法分子假扮物流,在运输过程中将货物掉包;更有甚者,还有不法分子假扮政府人员,援助的物资刚下飞机,便扬言要扣留。
但在 Ciara 看来,最可恨的,还是卖假货的,“卖假货就等于拿别人的命不当命”。
一方面联络物资,一方面还要和各种各样的骗子斗智斗勇,几乎每天,Ciara 和她的志愿者团队都有人会哭一次 。
“特别气,怎么还有这种人!”
也正因为如此,Ciara 从达沃斯到泰国再到北京,几乎没有休息。
“物资的采购过程,真的很艰难。 ”
同样的问题,其他几家参与援助武汉的区块链公司也有遭遇。
BitMax 创始人曹晶则告诉 DeepChain 深链,物资一分钟一个价格,自己所订购的物资甚至还被物流给扣留。
武汉十万火急,物资缺乏,而骗子层出不穷,援助之路,艰难异常。金氪资本 CEO Maggie 感叹,抢口罩,比抢 IEO 还难。
「 妈,我在拯救世界呢 」
Ciara 的经历,Kana 感同身受。
Kana 是欧科集团集团市场部的一名普通员工,1 月 24 日,她收到了来自欧科集团高层的指示——“千万级别没问题,只要能帮到前线的医护人员”,一声令下,Kana 便成了欧科集团捐助计划的一员。
“我腊月二十八回到家,然后就投身于捐助的工作了。”
一天 16 个小时,每天都在凌晨两点后入眠,电话不断、微信不断。 Kana 把自己锁在了房中。
“我妈老说我,问我一天到晚呆在房间里到底在干嘛,好不容易回家里,连说两句话的功夫都没有。”
“妈,我在拯救世界呢。 ”
起初,Kana 的家人以为她在开玩笑,可当得知 Kana 一天到晚忙着给疫区捐款的事情,Kana 的家人便不再抱怨,转而用行动表达了对自己女儿的支持。
这种支持,最直接的表现是,无论是不是饭点 Kana 都能吃上一口热乎的饭菜。
可是时间还是不够用。时隔多日,回想起过程中的种种,电话那头的 Kana 依旧有些焦虑。
在欧科集团的捐赠物资中,原本有一批发往湖北各大医院的 10 吨(10200 瓶)的 84 消毒液。
“在联系厂家的过程中,本来一切都谈好了。”在得到厂家的承诺之后,Kana 便马上把这一物资和湖北的医生进行对接。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由于生产 84 消毒液的厂家在库存管理方面的失误,这批原本分配给欧科集团的消毒液订单最终被延后。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 Kana 手足无措,放声大哭。
“厂家和我说,订单还得延后一周。”接受采访时,Kana 仍然止不住的啜泣,“从出厂到运送,前前后后还得十几天,这怎么来得及?”
“不要放弃。”Kana 的领导 Gloria 在得知 Kana 遇到的困难时,鼓励她,“我们虽然不在一线,但也要用我们的方式为一线的医生出一份力。”
没有办法,Kana 紧急采购了一些护目镜、乳胶手套和防护面屏。
当负责对接的医生打来电话询问 Kana 消毒液是否寄出时,Kana 小心翼翼地问医生,没有消毒液了,防护面屏需不需要?
“要! 当然要,我们缺的东西太多了。”一群区块链人的春节“战疫”:抢购物资,提防骗子,崩溃大哭欧科集团集团捐赠红安县中医医院的 5000 双一次性乳胶手套
Kana 这才了解到,原来,由于湖北的医疗物资缺口巨大,源源不断的捐助也难以满足医生们的日常使用。但病人不能不治。这些医生们就用塑料袋做成防护服,用文件夹做成防护面屏。
“当时我从医生嘴里听到的,就是不能放弃。”
和 Kana 一样,Ciara 在整个援助过程中感受到了压力,也见证了无数动人的瞬间。
在 Ciara 对接的物资中,有一批 9.5 吨的消毒液要通过物流送到武汉去。但是在运输过程中,负责装卸货物的叉车被卡到武汉无法出来,于是司机师傅们用手将这些消毒液一箱箱搬上了车。
“师傅们太辛苦了,休息一下再开车吧?”
“没事,运完这一批,我们有 14 天可以休息。”**
“为什么? ”
“因为我们就要被隔离了。 ”**
话毕,汽车引擎声响起。
「 不能因为睡觉而浪费时间 」
2 月 5 日一早,杜鹃便打开手机查看当天的确诊人数。
全国累计确诊人数 24386 人,湖北累计确诊人数 11678 人,宜昌 496 人,新增 44 人。
杜鹃是币安集团慈善的项目负责人,和 Ciara、Kana 一样,整个假期都在为援助的事情忙碌。
和 Ciara 她们不同的是,杜鹃是湖北宜昌人,身处风暴的中央,亲眼见证了这场疫情的爆发和蔓延。
为了救灾,她和她的同事们一直忙到凌晨 4 点。杜鹃觉得,武汉很危急,全球的医疗物资很紧张,转瞬即逝,不能因为睡觉而浪费时间。
尤其,杜鹃周边的很多朋友,包括家人都是医务工作者。杜鹃告诉 DeepChain 深链,每次和哥哥通话时,一听到他要出诊 120,心就会揪起来。
除此之外,杜鹃在家里的这段时间,几乎每天都能收到宜昌有人被确诊的信息。就在前不久,在离杜鹃不到 200 米的小区里,发现了确诊和疑似病例。
而在社区街道服务的亲戚每天戴三层口罩苦口婆心劝解上街的人回家,还被骂拿着鸡毛当令箭。
这些特别具象的信息会让人有某种程度参与感,这种错觉会让人害怕和紧张。杜鹃觉得病毒就像有一个未知的东西,正在一步步的朝她接近,或者说,并不是只有她有这种感觉,整个宜昌,整个湖北都生活中这种紧张情绪当中。
“但值得庆幸的是,我的公司、我的同事、我的老板很给力。”
1 月 26 日,币安集团创始人赵长鹏在推特上表示,币安集团将提供 1000 万人民币帮助武汉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
而这次援助的负责人,就是杜鹃。
尽管身处“囹圄”,但杜鹃却联通海内外,用睡眠换来时间,用网络代替见面,将一批批物资,运抵疫区。一群区块链人的春节“战疫”:抢购物资,提防骗子,崩溃大哭币安集团送往孝感的 5 万双手套
有那么一瞬间,杜鹃内心油然生出一种使命感。身在疫区中心,杜鹃比其他人更明白物资在这场战役中的重要性。
经过努力,杜鹃和她的同事们目前已经将 3 万口罩,35 万双手套,200 多桶消毒水送到湖北省内 9 个城市大大小小近 50 多个医院和医疗队。
接下来,还有几千套防护服,万人次试剂盒和 5 万只手套会陆续送往一线。
“疫情这么严重,我们能做的就是尽自己所能给疫区人民带来希望,哪怕一点点。 ”
「 我们做的还不够 」
和杜鹃的想法一样,金氪资本的 Maggie 也觉得,在疫情面前,能贡献一点力量是一点。
除夕夜的前一天,Maggie 便在美国发起了区块链圈的募捐。 在 Maggie 看来,10 万美元是初期募捐一个理想的数额。
在这个时候,Sky 找到了 Maggie,并表示要和她一起为抗击疫情出力。
2003 年 Sky 在清华读书,一场 SARS 让他过早的见识到了悲欢离合。在他看来,相似的灾难不该再重演。
一拍即合,这两个人,一个在美国,一个在中国,7 乘 24 小时,开始连轴转了起来。
在这个春节里,Sky 对 Maggie 说的最多的话就是,“你早点睡!”
虽说是连轴转,但 Maggie 每每都要工作到中国时间的凌晨。
“志愿者们都在努力,我不能松懈。”Maggie 每次都用这句话回应 Sky。
就这样,经过 Maggie 以及其他志愿者的共同努力,参与到这场募捐的人数越来越多。
负责志愿者调度的 Jane、王妍希;负责采购的 Bo、Rachel;对接医院需求的李想、负责宣发的 Judy、设计张谢勋、以及物资分配的小北、Zoe 等等。
和 Maggie 一样,这些志愿者们,几乎也是 7 乘 24 小时的连轴转。
“他们每一个人的名字,我都能念出来。 ”Maggie 很感激他们,尽管有的见过面,有的从未谋面。
短短 10 天,10 万美金的筹款额度便已经达成。背后的数字是,116 个捐赠者、50 多个的志愿者、几十个 SKU 投递、几十家接受捐赠的医院。
尽管所募资金几乎是以一天 1 万美元的速度飞涨,但 Maggie 似乎并不那么满意。
在 Maggie 看来,这么多年来,在加密货币领域有钱并愿意出钱的人不应该只有这么少。
“10 天 10 万美金,我觉得身为区块链人,应该可以做的更好。”
尽管如此,Maggie 依然感激这些捐赠者,在 Maggie 看来,10 万美金虽然不多,但却是实打实的,不会像一些区块链公司只是借一个空头的捐款 PR 自己。
捐赠者,Maggie 很感激,沉默者,Maggie 表示理解,而对于那些提前做宣传的企业,Maggie 深深觉得,如果能实现承诺,那么同样值得尊敬。
「 援助还在继续 」
因为疫情,曹晶被迫取消了飞往北京的行程。
尽管身居海外,但曹晶也在时刻关注着国内疫情的动态。
和火币集团、币安集团等企业一样,BitMax 在援助过程中,也接连遭遇到了物资采购困难、物流运输困难等各种各样的问题,但曹晶却依然很乐观。
他觉得,尽管单个人的努力在疫情面前杯水车薪,但涓涓细流却可以汇聚成汪洋大海。
“现在,全国各地累计的捐款已经超过 60 亿人民币。 从数字上来说,已经不缺钱了,而所缺的物资,相信随着国家产能的恢复,也能慢慢满足前线医生的需求。”
在曹晶看来,作为个人,目前能做的就是做好防护和隔离,等待爆发期的过去,未来会变好的。
“毕竟,最好的都不信,干嘛要信最坏的?”
KuCoin 的梁子也认为,随着节假日过去,没有受到影响的人们,应该逐渐恢复工作,但同时办公方式应该优化,避免在复工过程中的感染风险。
这并不是政治正确,而是,这场危机并不是单个人的孤军奋战,是全国人民的一起努力。
疫情还在继续,人们的抗争也还在继续。
火币集团、币安集团、欧科集团等上述区块链企业,其援助物资基本上都已到位,但援助的步伐却没有停下。
Kana、Maggie 还在找寻更靠谱的物资厂商;杜鹃在疫区中心居中调度;曹晶仍在因滞留在韩国的物资而和韩方交涉;梁子明确表示,KuCoin 慈善小组不会解散,还会有下一阶段的援助。
Ciara 自己从泰国人肉扛回北京的医用口罩也已悉数捐给了需要的医院。
有趣的是,在 Ciara 的朋友圈下,Ciara 的妈妈一方面为自己的女儿骄傲,一方面也还表示,自己也在四处寻找哪里有卖口罩的地方。
蔓延的疫情将人们通通隔离在家中,街上少有行人,更别提节日的烟火气息。
但如果你仔细观看,会发现,所有人都在关心着疫情的发展,而不少人则在用自己的方式为抗击疫情贡献力量。
注:由于文章篇幅有限,我们无法将所有驰援武汉的区块链行业中的机构和个人都写入文章,也无法将文中被采访对象的所有经历和故事都悉数道来。在这里,深链财经向每一位投身抗击疫情援助武汉的区块链同行致敬。

一群区块链人的春节“战疫”:抢购物资,提防骗子,崩溃大哭

「 往期文章 」

五大矿池号召“强捐”,4200 万元的 BCH 矿工掏定了?

此次公共卫生事件,促进中国数字经济进入更高版本

比特币减半在即,疫情对行情有影响吗?

一群区块链人的春节“战疫”:抢购物资,提防骗子,崩溃大哭在看点这里一群区块链人的春节“战疫”:抢购物资,提防骗子,崩溃大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