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中小微企业“硬扛”盼春天
近日,关于“西贝董事长贾国龙称疫情导致超过 2 万名员工待业,账上现金流抗不过 3 个月”的文章,“小电创始人兼 CEO 唐永波称公司收入降至冰点,加上 5000 多名员工工资及供应链、租金等支出,公司面临考验“的内部信流传开来,引发大众对于疫情下线下多个行业现状的关注。 经历了 2019 年市场寒冬,疫情的到来对很多企业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特别是对线下餐饮、酒店、旅游等行业几乎成为“重灾区”,资金运转等压力下,中小微企业生存尤为艰难。 有的企业无奈“硬扛”,有的也在想办法自救,比如餐饮企业建群做外卖、联络到互联网企业“共享用工”、医美机构线上开直播积累流量、民宿运营者转做长租、教培机构把课程转至线上,大家承受着,也想要寻求改变,即便改变对弥补损失和支撑企业活下去来说可能杯水车薪,鞭牛士采访到多家中小微企业负责人及员工,看看他们如何度过疫情期。餐厅线上建群寻觅顾客 员工兼职客服配送员疫情让大型连锁餐饮企业陷入困境,而体量更小的个体餐饮店更难逃惨淡境况。方雯是朝阳区一家主营椰子鸡的餐厅的服务员,这段时间本该是返京高峰,到店顾客应该陆续多了起来,但受疫情影响这家餐厅几乎没有顾客到店光顾。 但方雯并没有闲着,2 月 2 日,餐厅组建了一个微信用户群,因为美团等外卖平台有配送范围限制,所以餐厅决定让顾客线上群内点单,10 公里范围内让店内员工免费配送到家,菜品价格与之前店内价格相同,只是配送的是食材,需要顾客自己煮。方雯与几个同事成了客服,在群里响应用户的需求。 入群的二维码公布在了餐厅的微信公众号上后,群里陆续聚集了百余位顾客,不少是曾经到店的老顾客,对于餐厅提供的外卖服务,每天都有顾客在微信群里给他们发送大拇指表情。 虽然也有顾客甚至想要点单顺丰快递到别的城市,但因为椰子鸡并非是日常刚需,所以线上点单的人数并不多,少的时候可能一天只有不到十单。 为了让更多顾客点单,餐厅的配送范围从 10 公里内扩展到五环内,同时还表示也可以尽可能帮客户代购周边需要的生活用品。 方雯并不知道,这比起餐厅正常运营时少很多的订单对于公司来说是否是杯水车薪,老板并没有跟他们透露过餐厅的运转情况,但她觉得“能有一点是一点”也是减少食材囤积浪费损失的办法。 她和同事为了保持社群活跃,也会在群里发些员工们自己做的短视频、餐厅消毒的日常照片、以及“各位客人不要退群哦,我们会定期发放优惠券和各种福利的哦。”的提醒。有民宿空置率达 95% 有酒店 6 天亏 70 余万酒店业受到的冲击不亚于餐饮,春节期间本身对于酒店业来说是一个营业旺季,受疫情影响,各家酒店迎来退房潮。1 月 21 日,亚朵、华住、首旅如家、旅悦集团、爱彼迎等多家酒店民宿企业、平台针对疫情发布退改保障措施。 连锁酒店亚朵集团应对疫情陆续推出一系列保障加盟业主和预订用户权益的措施,包括至 3 月底免除湖北地区加盟店的加盟管理费用,集团成立专项扶助基金供应急使用。至 2 月 8 日用户在湖北地区的所有酒店订单可免费取消。 亚朵方面对鞭牛士表示,目前从集团层面除了减免加盟费这项开支之外,其它辅助项目也在一起推进中,因为疫情原因很多机构都还没上班或刚上班,目前还没有特别多的进展。应对疫情,门店已经针对消毒防疫安全等措施、以及相关的培训都已经在实施中。目前一些员工由于地区交通原因无法到岗,其余在岗的员工都在工作中。加盟酒店的运营情况还有待加盟门店汇总反馈中。 疫情面前,考验酒旅企业的储备现金流和突发应急能力,相比大企业,疫情对中小企业、民宿房东的影响更重,甚至关乎生存。在福建运营有五家酒店的瑞舍酒店老板在抖音发出记录疫情期间酒店的房租、员工工资、员工宿舍房租、水电费等的单据,短短 6 天时间,酒店损失超过 70 万,房东不降房租,1 月 27 日他的 5 家酒店全部暂停营业。 有民宿经营者在网络发帖称团队在北京、南京有 200 多套精品短租民宿,受疫情影响,目前空置率高达 95%。面临每月近 200 万的租金压力和 30 万的工资压力。为弥补亏空,决定将目前所有房子提供给有需要的返工人员长租,并表示将低于市场价。旅游跳伞项目公司预计营收断崖式下跌 只能“硬扛”除了餐饮业、酒店业,旅游业也是重灾区,郭睿是主营高空跳伞旅游项目的公司天津天空之翼创始人,通常情况下春节期间团队成员有 1 个多月的假期,所以当前疫情并没有影响他及团队的正常复工时间,但即便如此,疫情的蔓延也带给了他一些焦虑和担忧。 郭睿表示,本预计团队成员在 2 月中下旬正式复工,跳伞季计划在 3 月中下旬正式开始,目前来看疫情何时缓解、结束的不确定依然令他担心,即便在正式开始跳伞季时疫情能结束,大家的工作生活能恢复,但客源从哪里来呢?往常过年期间是项目预购的时间,但这次受疫情影响,公众对于高空跳伞这类项目的关注度可能减少,订购安排可能也因不知疫情何时结束而取消。 而更糟的情况是疫情仍会持续,可能就会影响到清明、五一小长假,对于高空跳伞等旅游项目来说,这两个小长假是客流高峰,空中之翼前两年的单日营收高峰均出于这两个小长假中。 通常春节期间,郭睿团队会在线上加强新媒体内容的运营,但考虑到疫情期间公众情绪与关注度,这让节前的内容准备落空,同时郭睿团队还打消了做广告投放吸引并积赞客源的念头。 如果没有疫情,郭睿预计今年营收的增长幅度大概在 25%-30% 左右,但现在在他看来,与去年相比,公司今年营收一定会有一个断崖式下降,能做的只有“硬扛”,而要“硬扛”,公司目前的资金状况大概还能“扛”半年。 现在的郭睿面临的被动情况是,只能面对和等待,期待疫情结束后,在旅游消费市场出现“报复性反弹”的情况,抵消这阶段的损失。好在目前公司已与企业物业沟通过在公司租金方面会有所减免,缓解了一部分租金压力。正式运营不到半年即遇疫情 教育机构将课程搬至线上林颖是山西省一家线下儿童艺术培训教育机构的校长,去年年底,学校刚刚开始正式运营,本预计在正月十七开学,但目前来看可能需要推迟计划,因为培训机构开课需要严格按照教育行政部门的通知执行,所以林颖和团队只能等待。 林颖的丈夫陆恒经营更大规模的高考生艺术培训学校,学生近千人,老师超过六十位。1 月 24 日,教育部下发《教育部部署教育系统新型冠状病毒干扰的疫情防控应急预案工作》,明确指出近期各地高校将举行的特殊类型招生考试、高职分类招生考试等推迟进行。随后中央戏剧学院、中国传媒大学、中央美术学院、北京电影学院、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上海戏剧学院、浙江传媒学院等多所全国范围内高校宣布推迟考试时间,具体重启时间未确定。 艺考生除了日常需要进行艺术专业的培训外,也需要补习文化课,陆恒的学校本计划在初七开始上文化课,目前只能转为线上,利用钉钉、微师等平台进行。 对于传统艺考生文化教学培训来说,转为线上的教学质量、学生管理等或多或少令一部分家长担心,于是学校决定给予线上课程一定的折扣优惠。而这些优惠补贴支出、再加上学校宿舍的房租、员工工资等,给陆恒学校经营造成了一部分经济压力。 但好在这类高考艺术培训生源多是在年前招的,在招生收入上目前还不会损失多少,但对于林颖这类少儿类培训机构,年后才是招生旺季,林颖表示疫情可能会导致前半年没有一分钱进账,同时还要负担房租和员工工资。 她觉得,疫情过后可能会有一批教育企业宣告倒闭。因为林颖的培训机构租用的临街商铺是个人房东,所以她也担心在租金方面的商谈并不容易。 而在授课上,因为林颖的培训机构采用的是课时计费,目前学生 100 余人,正计划着手免费的线上教学视频内容分享,等疫情结束后,线下回归正常教学后,再推进学生的计费课程。医美机构着手淘宝直播 带货同时积累流量Amy 是一家连锁医美机构的前台客服,她所在的门店本计划 1 月 31 日开始正常营业,但受到疫情影响,暂时调整到 2 月 10 日。整个春节期间,Amy 都在线上工作,负责运营门店的微信,这个微信号加的好友包括老顾客,也包括从其他平台找来咨询的潜在顾客。 经理要求 Amy 在这段时间增多朋友圈的内容传播,包括推荐一些用户在家护理的妙招、关于皮肤问题的小贴士、医美项目的科普介绍等等。因为该医美机构推出了自有品牌的护肤商品,并在线上开设了官方淘宝店,疫情期间,该医美机构开始着手淘宝直播,直播内容不仅仅是销售自有品牌的护肤产品,同时也针对目前只能宅家的用户做一些护肤问题的讲解,比如“宅在家如何自救问题肌肤”、“敏感肌干皮如何完成家庭修复”等。Amy 则需要将每次的直播入口分享在朋友圈。 Amy 表示,疫情期间,领导更看重线上运营,可能希望能转化一些未来的客流,但这个春节期间通过微信咨询以及预约的顾客其实并不多,Amy 觉得大家一方面不知何时可以出门,对于外貌在意程度就减弱了,另一方面,“大家可能更多关注疫情了,疫情外的东西都无关紧要了。”电子烟雪上加霜 生死攸关线下零售业,去年 11 月颁布“电子烟禁令”后,通过电商平台进行线上销售的通路被彻底切断,不少电子烟品牌开始通过微商代理,并做重线下,通过便利店、商场柜台等线下渠道推进销售。 石超是国内一家电子烟企业的员工,目前已经开始在家办公,在他看来,从去年 11 月禁令颁布后,电子烟基本都不好过,开始吃线下和微商的资源,但也只是勉强支撑。这次疫情更是雪上加霜,线下基本没有人流量,但店铺还有大批的人工费和房租成本要支出。 同时上游工厂无法复工也造成了生产制造方面的压力,不过石超觉得,压力主要还是来自于下游销售环节,“一般小电子眼企业,工厂不复工的影响远比线下店没人去的影响小,因为就一般企业压货和出售比来看,存货能卖一阵了。” 石超表示,疫情影响颇大,甚至可能直接造成企业资金链断,进而企业裁员关店。企业目前能做的就是在微商上加大力度,这几乎是当下电子烟企业唯一的玩法,一方面监管不严,且没有房租、人工成本。 一位电子烟行业资深人士也像鞭牛士表示,电子烟行业雪上加霜,当前企业有库存也没办法流通股,而上游供应链受国际电子烟政策和国内电商禁售影响,也没有订单或者订单锐减,也面临生存困境。小烟大品牌如悦刻还有资金储备和实力可以“硬扛”,大烟中主要出口欧美的也还可以“扛”,但美国电子烟行业规定在 5 月 12 日后电子烟企业要做 PMTA 申请才能上市,对于出口欧美的国内电子烟品牌也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困扰。盒马接收云海肴员工 解决人员成本负担与用工问题无疑,西贝董事长的发声让大众将目光聚焦餐饮界面临的困境,商场闭店,线下几乎没有客流,包括云海肴、青年餐厅等主要在商场铺设店面的餐饮企业到了必须调整战略的时刻。 应对疫情,云海肴在关闭门店后,迅速在饿了么等平台展开线上外卖服务,同时制定措施保障外卖安全,如对相关人员进行测温,提供安全的标签、无接触的方式、密封的盒子、袋子,保障外卖的整体安全。 此外,云海肴还在门店周围三公里范围内的居民社区建立社群服务站,进行了半成品配送的尝试,消费者购买到家后可进行简单烹饪,云南云海肴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品牌价值成长中心总监陈娜称目前消费者对这类产品接受度非常高,目前全国已经建立起一百个社群服务站。 接下来陈娜表示,在全国物流恢复后,云海肴还会加大线上零售商城“舔鼻尖”等业务的投入。 但即便如此,仍然存在线下人员管理、资金流转成本等压力。盒马全国经营管理总经理胡秋根胡秋根透露,在 1 月 31 日,盒马内部会议上讨论能否联合餐饮同仁共抗疫情帮助解决更多用工问题,之后,北京盒马总经理李卫平通过北京商委和烹饪协会联系到云海肴,双方接洽后达成合作。云海肴全国门店迅速行动起来目前输送有几百位员工到盒马各地门店里面试上班。 对于盒马鲜生来说,疫情期间需求暴增,本为春节保留的七成运力难以抵挡当下增长的订单量压力。在北京地区,用户通常需要上午时预约订购配送,到下午至晚间才会收到货品,有负责大郊亭片区配送员向鞭牛士透露,春节期间,也受疫情影响,多的时候一天需要配送 30-40 单,配送至晚上 11 点多,店内分拣整货人手有限,“有个老大爷还跟我抱怨说早上 9 点定的菜为什么晚上 8 点才送到,没办法出不了货。” 考虑到配送员岗位需要对门店周边的环境、安全接触顾客、装备消毒等方面有较高的要求,培训时间会更长,所以目前为这些员工分配的是较简单的工种,如排面整理、仓库整理、打包整货等业务。 来自云海肴等合作方的员工也恰好在一定程度上帮助盒马缓解了运营方面人力需求压力。胡秋根表示,在云海肴与盒马合作的消息发布后,盒马对接人的电话被打爆,很多餐饮企业联系表达了合作意愿。目前,57 度湘、茶颜悦色、蜀大侠、望湘园等著名餐饮企业已与盒马达成合作,预计将支援五百多名员工。西贝餐饮董事长贾国龙也表示临时支援盒马一千多名员工,双方在快速对接当中,其他更多企业正在沟通当中。
自救与帮扶
除了伸出援手的盒马鲜生,贝店、寺库等互联网企业也纷纷在受疫情影响的企业运营上给予一定力度的帮扶。疫情带来的影响对于大企业来说已经深感负重,而对于不少中小微企业来说,想要依靠自身实力度过难关更不现实。
因而,多部门及各地政府纷纷出台政策,为中小企业“减负”,人民银行、财政部、银保监会、证监会和外汇局日前联合印发《关于进一步强化金融支持防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的通知》,《通知》明确对受疫情影响较大的批发零售、住宿餐饮、物流运输、文化旅游等行业,以及有发展前景但受疫情影响暂遇困难的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不得盲目抽贷、断贷、压贷。财政部日前也发文明确,要加大对受疫情影响个人和企业的创业担保贷款贴息支持力度等。 苏州市政府公布十条政策,包括对中小企业不得抽贷、断贷、压贷;稳定职工队伍,返还失业保险、缓交社保;减免房租、房产税和城镇土地使用税等三方面。上海市嘉定、静安、杨浦三个区政府出台相关措施,疫情期间最高给予中小企业 50% 贷款贴息。北京市出台措施,鼓励大型商务楼宇、商场、市场运营方对中小微租户适度减免疫情期间的租金,对采取减免租金措施的租赁企业给予适度财政补贴,同时拟将应缴社会保险费征收期延长。 同时,万达、网上银行等企业机构也纷纷伸出援手,为商户提供减免租金,网商银行利息下调 10% 的帮扶。
不少投资机构、投资人也给出了中小微创业企业一些建议。红杉中国建议创业者们,保持对现金流变动的关注,做好企业自身发展和社会责任的统一。要测算现金流在销售短期递减,而租金、人力费用等固定的运营成本与管理费用不变的情况下,可能对公司业务产生的影响。
金沙江创投朱啸虎表示,今年比非典还严峻,对很多创业企业是生死关。他建议企业一定要严控成本,死卡现金,最少要保持假设没有任何收入的情况下 6 个月的现金,最好有 12 个月,根据这个来倒算成本。
不过梅花创投创始合伙人吴世春还是认为,中小企业将进入“地狱模式”,只能靠自救。
他建议企业一定要严控成本,死卡现金:第一,提高对于危机的认知力,提高应对危机的心力。第二,认知清楚,才能决策正确,才能转危为机。第三,创始人心力强,才能稳定军心,才能顺利转型。第四,跑赢同行,微观努力能够部分抵销很多宏观上的影响。很多行业都会出现剩者为王。在这次危机中,有些体质比较弱的企业可能会消失。
第五,清晰制定出今年的目标。生存和保住份额是今年的目标,而不是盈利。第六,丘吉尔说过一句话,不要浪费一场好危机。也许这个危机是脱颖而出、跑赢市场的一个转机。所以,创业者要把危机变成转机。
疫情之下,中小微创业企业面临的是实力战、是决策战、也是毅力战,现状让不少企业略显被动只能等待或“硬扛”,但采访当中,不少企业负责人表示依然抱有乐观心态,相信“扛过去就是春天”。
(应受访者要求,方雯、林颖、陆恒、石超、Amy 均为化名)

此内容为鞭牛士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鞭牛士正在招募记者,工作地点:北京。感兴趣的同学可以加鞭哥微信(ID:cindyweeen)。期待有才又有趣的你加入!

— — 推荐阅读 — —

互联网大厂接力、在线教育或迎发展良机

以防疫为名,蛋壳对业主、租客“两头吃”

疫情下,中小微企业“硬扛”盼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