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盯着手机屏幕,在卫生间待了两小时,眼泪不断。 来来回回反转,最终,李文亮还是走了。 轻易不落泪,落泪为英雄。我们为何而悲? 我们悲的,不是简简单单吹哨人的离去; 而悲的是,吹哨人曾在你耳边说,有危险! 我们躲起来了,而他却孤独、又无助地被夺去生命。 他走得突然,以至于我们都没来得及看清口罩后面他的脸。 一个想救你的人走了, 那种匆忙、孤独与无助,你明白吗?
心跳停止,ECMO 抢救, 这是多少人都会在 ICU 外经历的场面。 想要亲人活下去,但又不想让他痛苦; 在活的希望与让他免受痛苦之间, 选择前者,代表尽力了; 选择后者,是亲属们对自己的安慰。 心跳停止后的抢救,承载了全民对奇迹的期盼,但我们为何而悲?
我们应该悲的只是没救活他吗? 应该悲的是,我们的希望是建立在停止心跳后,他的痛苦之上, 你明白吗? 初闻李文亮其名,和看到他自拍照里杂乱沧桑的头发, 以为他是个饱经风霜、老成的大叔。 看到那张纸上的 1986 才知道, 他是普通人,更是 80 后,是我们的同龄人啊! 他会为下班时刻高兴欢呼,会吐槽工作的不快; 他是个吃货,爱吃甜食,也时常想念家乡的锅包肉; 他同多数男生一样喜欢电子产品,喜欢罗永浩,关注了 108 个数码博主; 他也觉得肖战很帅,希望庆余年出续集; 后来他当了爸爸,上有老,下有小,家庭和事业才刚刚开始。 多么鲜活,多么可爱的生命。我们为何而悲? 悲的只是一名医生的离去吗? 我们悲的是一个父亲,一个丈夫,一个家里的顶梁柱, 一位 80 后的同龄人,一位年轻的同窗同学,另一个我们, 在最风华正茂的年纪陨落了。 你明白吗?同龄人李文亮
2020 年 2 月 7 日,北京,通惠河边。 有人在雪地里写下了“送别李文亮”五个大字, 并躺下,用身体“刻”出一个感叹号!
同龄人李文亮大雪无声,大音希声。 普通人送别普通人,同龄人痛惜同龄人。 有你有我,是你是我。

同龄人李文亮同龄人李文亮

同龄人李文亮

同龄人李文亮

同龄人李文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