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不该被浪费的 17 天,才是我们怀念李文亮的原因。

**
**

《 传染病防治法》的层层上报制度,是李文亮被训诫的原因,是武汉疫情被耽误的根源。此法不改,悲剧仍将重演。

**
**

一个人的死亡,如果能推动一部恶法修正,即使我们依然为他痛惜,但九泉之下,逝者方得安息。 如同当年,孙志刚之死终结了收容遣送制度

一、

2 月 7 日深夜,朋友圈刷屏,千万人为一个奇迹祈祷。

次日,太阳照常升起,只是奇迹,没有发生。一个年轻的生命,伴随着一份训诫,离开了这个世界和那个悲伤的武汉。

大家追忆李文亮,不只因为他的专业、职务,甚至不只品格,而是那个被忽视的可能。如果武汉不是将 8 人认定为造谣者,今日中国会不会不一样?

八人封口,万户闭门。

武汉今日有多糟糕,大家对他就有多怀念。彼时武汉,病者寥寥。今日武汉,宛如空城。

二、

吹哨人,算是法律名词,美国还有专门的吹哨人法案,就是面对涉及公众利益的问题,保护知情人士突破强权压制而爆料的制度。

李文亮,就是这次新冠病毒的“吹哨人”。

时至今日,还有人不认可他是“吹哨人”,一位眼科医生,如何成为呼吸科传染病的“吹哨人”?

问题的另一面,是那些一天医学院都没上过的人,如何认定他是“造谣者”?

在李文亮“造谣”的微信群里,他至少还附上了一份三甲医院的化验报告,还备注“冠状病毒感染确定了,正在进行病毒分型”。

在警方的训诫书中,只有一句认定,“不属实的言论”,至于证据,没有。就像韩国电影《辩护人》里那个傲慢的“爱国者”。

“造谣”有凭,“训诫”无证?如果网民造谣,需要被训诫,那么公权机构传谣,又该如何?

《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规定,造成传染病传播、流行或者其他严重后果的,对负有责任的主管人员,依法给予行政处分; 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现在的武汉,应该算的上是“传染病传播、流行或者其他严重后果”,至于后果,我们静候。

三、

还是这部《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造成了李文亮的被训诫。

警方认定李文亮的言论不属实,只需根据政府部门没有发布相关公告,即可。

根据《传染病防治法》规定,“其他乙类传染病和突发原因不明的传染病需要采取本法所称甲类传染病的预防、控制措施的,由国务院卫生行政部门及时报经国务院批准后予以公布、实施。”

本次新型冠状病毒,正是属于乙类传染病、需采取甲类传染病的预防、控制措施。因此,不仅连李文亮无权“擅自”发布,连武汉市政府、湖北省政府也无权发布。

**
**

李文亮“应该”做的,只有“报告”。 “任何单位和个人发现传染病病人或者疑似传染病病人时,应当及时向附近的疾病预防控制机构或者医疗机构报告。”

所以,没有接传染病发布的武汉警方,自然是以此训诫。

当李文亮在 ICU 病房被抢救时,湖北省政府发布,“疫情上报第一人”被记大功。她的上报时间是 2019 年 12 月 27 日,那 5 天后,李文亮因“造谣”被训诫。

四、

这部《传染病防治法》,通过于 1989 年,最近一次修改于 2013 年。

那一年,微信还没流行,高铁仍在修建,4G 还没普及,SARS 则已过去了 10 年。当时立法者的脑海里,估计没想到,网络和高铁、私家车,会让传染病扩散变得如此迅猛。

SARS 时,八个月的传染下,全球患者不过 8000 多人。但是本次新型冠状病毒,2 个月就超过了 2 万人,还有 2 万多疑似患者和更多的密切接触者。实际漏报数据更是远超。

我们早已知晓,法律自从它诞生的那天起,就已经过时了。 只是在传染病上,过时的代价就太为沉重。

本次新型冠状病毒中,从首次上报到获得该病毒全基因组序列,仅用了 7 天(2019 年 12 月 27 日至 2020 年 1 月 3 日),但其纳入乙类传染病、采取甲类管理时,已经是 1 月 20 日了,各种层层上报,让新冠病毒获得了 17 天的窗口期。

这本不该被浪费的 17 天,才是我们怀念李文亮的原因。

传染病防治法不改,李文亮的悲剧就不会终止。

五、

从 1 月 1 日被训诫,到 2 月 7 日去世,李文亮的人生在 1 个月内经历了戏剧性的跌宕,编剧都编不出这样的剧情。

我们愤怒,愤怒于官员迷信层层上报,将一线医生的警示当耳旁风。

我们悲伤,悲伤于正值壮年的青年,因为被一场本不该流行的疾病夺取生命。

他看到风暴,吹响了口哨,有人视而未见。最后,他被风暴裹挟,失去性命。我们,在风暴中挣扎求存。

他是医生,也是普通人,但他也是烈士,也是吹哨人。

当初的训诫者,必须放下面子,为吹哨人证明。这时候,只有放下面子,才能捡起尊严。

法律不改,李文亮的悲剧还会继续。单独以眼泪将故事收尾,于未来何益?我们呼吁:

1. 有关传染病发布,必须遵循“疑病从有”原则,发布权应下放至省级。属地的市级疾病防控专业机构在上报线索三天内,省级机构决定是否发出预警。

2. 传染病例的详尽一手信息,应同步给两个以上高级别医学研究机构分析。采用多个专业机构竞争、验证方式,确保诊断结果正确性和时效性。

3. 应该建立“吹哨人”制度,给下一个“钟南山”和“李文亮”留出空间。只要不是杜撰和传播无凭据的假消息,应允许医学专业人士实名发布以提示为目的的信息,还可以建立独立三方信息平台,确保提示信息的严肃性和权威性。在这次疫情时间中,民间医生社群“丁香园”的表现,无论在疫情信息传播还是辟谣上,都优于任何官方机构。

李文亮和普通人一样,面临强权威压,也会退缩妥协,所以才有“能”和“明白”的回答。但普通人的良知,本就足以让他拯救苍生和自己,只需要公权力能给真相留出一丝空间。

否则,所有此次疫情中的逝者,死不瞑目。

因为李文亮,所以有了新词——“朋友圈国葬”。但他怎么可能一路走好 ? 上有白发人送黑发人,下有五岁稚子没了父亲,还有身怀六甲的妻子。所有活下去的意义,此刻都成遗恨。

我们这些朋友圈缅怀他的生者,除了苍白的“一路走好”,怎能不发出怒吼,让法制和理性的光明照退黑暗 !

不然,下一次厄运,将再度降临你我头上。

六、

经历那么多,我们依旧相信,公道自在人心!

只是希望,没有白流的血,没有绝望的心。

故事未完待续。

2 月 7 日,武汉市政府发出公告,“我们深表哀悼,万分惋惜!对其坚守一线抗击疫情表示敬意,对其家人表示诚挚慰问!”

同日,中纪委官网发布公告,“经中央批准,国家监察委员会决定派出调查组赴湖北省武汉市,就群众反映的涉及李文亮医生的有关问题作 全面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