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泳丨胡锡进、张维为之呼与武汉十教授之吁

裸泳丨胡锡进、张维为之呼与武汉十教授之吁

今天,是李文亮离开的日子。社会各界组织和群众开展了沉痛的悼念活动。

他所在学校和城市的十位教授,联合发布公开信,指出 2020 年 1 月初对八医生的惩罚完全是与民意相反的违宪行为,并提出三点主张:

(一)承认前述作法完全错误,并以此为例,杜绝限制言论自由的作法,切实执行宪法第二章第三十五条、第五十一条。

(二)撤销对八位揭示疫情的医生的处罚,公开对其道歉,赔偿其物质及精神损失。

(三)鉴于李文亮医生率先披露重大疫情,乃嗣后大规模展开的抗疫之战的先驱; 又鉴于李文亮医生亲历第一线,以身殉职,当追认李文亮医生为烈士,抚恤其家属。

我们认为十位教授本身的诉求合理、正当、需要认真对待,不容随意删除。

正如今日《环球时报》胡锡进所言:

请各方的官员们好好尊重人民群众,坦诚面对人民群众。 一旦工作出了差错就应该及时纠正,虚心接受人民群众的哪怕十分严厉的批评。人民群众是惹不得的,谁惹了人民群众,最终都会付出代价。

**
**

也如复旦学者张维为所讲:

作为一个地方的主要领导,一定应该警觉起来,即使由于种种原因,一时还没有得到授权,但也应该把事情搞清楚,这叫做担当,叫做对人民负责,这就是我们讲的“永远与人民在一起”。

附:胡锡进原文:

胡锡进: 人民群众是惹不得的,

谁惹了人民群众,最终都会付出代价

武汉市的确欠对李文亮的一个道歉。武汉和湖北的主官们也欠对湖北和全国人民的一个郑重道歉。武汉市的主要官员为什么不在李文亮病重期间去慰问他,为什么不早一些推翻之前对他的态度?我们的一方政府和官员们做错了事情,向受了冤屈的人道个歉鞠个躬,难道就这么难吗?

实事求是说,当初大家对新冠病毒的认识太少了,警方“训诫”李文亮也有在当时情况下履行他们职责的一面,不能把责任都推到警察的头上。除了科学认识问题,舆论中出现不同看法时包容度太低等都是原因。但不管怎么说,后来的事态很快证明了李文亮等医生当时的警告是对的,而且民间还有那么大的意见,在这个时候武汉市官方就应该坦然承认当初搞错了,迅速还李文亮等 8 人一个公道,这是人民政权应当有的态度。

我们的国家是人民共和国,中国宪法开宗明义地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利属于人民,以人民为中心是中国所有政治经济活动的出发点。然而一个国家的平民百姓对这个问题的认识可不都是宪法法律和政治宣示告诉他们的那个样子,他们是通过生活中桩桩件件的事情来认识国家与社会关系,体验政权与人民关系的。

对李文亮的训诫书流到网上后,给了社会非常强烈的震撼。重要的是,这个人没有做错什么,他只是作为医生率先在专业的圈子里发出了对危险病毒的警示。当疫情从武汉到湖北再到全国大爆发时,所有人都看到了李文亮是对的,相信他受了委屈。武汉官方为何不能与人民群众的认识形成同步,一定要回避这个已经炸开的问题,与人民群众越走越远呢?

事情已经发展得如此糟糕,全国人民有一些抱怨,但是大家依然坚定地跟着国家走,全力支持湖北和武汉。武汉的主官们怎么就不能在这个时候采取主动姿态,不仅还李文亮一个公道,而且主动解开让无数人感到难受的那个心结呢?他们作为官员的担当精神去了哪了?

我们的社会充满大局观,大家都认同当前最重要的事情是抗疫,团结一心共同对抗凶恶的病毒比什么都重要,武汉和湖北的官员们即使有错误,历史还没有封笔,他们还有机会把接下来的战役打好,重新证明自己。

然而作为那些官员自己就不应该高姿态主动反思说“我们错了”吗?如果在十几天之前,他们勇于担责那样做了,那么同样是抗击疫情,同样是面临诸多困难,很多人在心理上会好受得多,舆论从昨天到今天大概也就不会有那么多悲愤了。

请各方的官员们好好尊重人民群众,坦诚面对人民群众。 一旦工作出了差错就应该及时纠正,虚心接受人民群众的哪怕十分严厉的批评。 人民群众是惹不得的,谁惹了人民群众,最终都会付出代价。

点我跳转原文

裸泳丨胡锡进、张维为之呼与武汉十教授之吁

张维为原文:

张维为: 李文亮、医生、谣言、官员及担当

李文亮大夫不幸去世,非常令人痛心。

我们在《这就是中国》节目里多次讲过,实事求是是中国成功崛起的关键所在,一旦偏离了实事求是,我们就要遭受挫折。实事求是就是讲真话,过去中国领导人陈云怕听不到真话,每次到上海青浦老家,就要找他小时候的街坊邻居座谈。他说,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他们不会对我说假话。我们现在不少干部是技术官僚的风格,没有政治担当,不接地气,对中国舆论场上时刻发生着的没有硝烟的意识形态斗争麻木不仁。
以我自己的观察,中国喜欢造谣的主要是两个群体,一个是无知者群体,比方这次疫情中传播所谓“用盐水漱口可以防止肺炎”,还要加一句“钟南山大夫的话”。这个群体的问题比较好处理。另一个是高度政治化的、敌视人民共和国的群体,也就是我们常说的西方“颜色革命”在中国的“带路党”,过去有一个叫秦火火的,他的目的就是要造谣,谣翻人民共和国,后来被抓起来了。对这样公开违法违宪的人,要坚决斗争。
从我们的大数据来看,我们的大夫群体,我们的理工男群体,认同中国道路和中国崛起的比例是压倒多数,可能是理工科的训练使他们更加尊重事实、更加实事求是。像武汉这样,八位大夫几乎同一时间段就一个他们比较熟悉的问题,在朋友圈里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作为一个地方的主要领导,一定应该警觉起来,即使由于种种原因,一时还没有得到授权,但也应该把事情搞清楚,这叫做担当,叫做对人民负责,这就是我们讲的“永远与人民在一起”。
这也是我经常讲的“道”和“术”的关系,“道”高于“术”,特别在地方大员这一级,不懂“道”,只懂“术”,一定要犯错误。我上次谈中国理念“实事求是”的时候,专门举了粟裕将军的例子,淮海战役本来定于 1948 年 11 月 8 号发动,他研究敌情后认为应该提前两天,这是冒着违反军令危险的,但他有担当,一面上报中央军委,一面就开始做必要的军事部署,后来毛主席高度表扬他。
有媒体说,美国有人拿李文亮事情做文章,我说,中国最高法院 1 月 29 号就所谓武汉谣言问题专门发表过一个说明,这意味着在中国中央这一级,不到一个月,就给李文亮他们平反了。反观美国,美国公民斯诺登讲了一些真话,世界上多数人都认为他讲了真话,但 7 年过去了,美国还在追捕他。阿桑奇也讲了真话,在瑞典、英国、美国都遭受迫害好多年了。
中国模式还有一个特点,就是不同地区之间存在着良性竞争。这次战疫中,武汉市,湖北省政府受到了民众的广泛批评,但河南、湖南、四川、上海、江苏、浙江等地的应对等得到了民众的肯定,广州的钟南山院士、复旦大学华山医院的张文宏大夫、温州市长姚高元等,都得到大家高度肯定:有担当,有学识,脑子清清楚楚,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
刚看到报道:国家监察委员会派出调查组赴武汉就李文亮有关事宜作全面调查,这非常好,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我们要认真总结教训,把存在的短板一个个补上。总之,我相信实事求是,相信在哪里跌倒就在那里爬起来,相信曙光就在前面,相信最后胜利一定属于我们,胜利后的中国一定将更加精彩!
点我跳转原文

裸泳丨胡锡进、张维为之呼与武汉十教授之吁

武汉十教授原文及教授简历:

李 文 亮 大 夫 不 朽

——武汉十教授的呼吁

 ![裸泳丨胡锡进、张维为之呼与武汉十教授之吁](https://img.chainnews.com/material/images/bf5651c2a95fc53ac68a1807c94852b7.jpg)

惊悉李文亮医生于 2020 年 2 月 6 日 21 时 30 分因新冠肺炎病逝,不胜震悼。

34 岁的武汉中心医院眼科医生、武汉大学校友李文亮于 2019 年 12 月 30 日在微信群披露有关华南水果海鲜市场确诊 7 例 SARS 病例消息。2020 年 1 月 3 日,武汉市公安局武昌分局中南路派出所传唤李文亮医生,称其传播"不实言论",令其在《训诫书》上签字、按手印。自此李文亮及其他七名医生以"造谣惑众"罪名受到惩处。而 1 月中旬以来,新冠肺炎泛滥,导致 1 月 23 日武汉封城,成为全中国乃至世界性卫生危机。事态发展充分证明,李文亮等八位医生 2019 年 12 月底言论的正确性和必要性,但他们却受到训诫处罚,并一直未获平反。以上情实违背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应予追究。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二章第三十五条"公民的自由"条明文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

第二章第五十一条说:"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在行使自由和权利的时候,不得损害国家的、社会的、集体的利益和其他公民的合法的自由和权利。"

通观李文亮等八位医生的言行,完全符合宪法第三十五条、第五十一条精神,不仅没有损害国家、社会、集体利益和其他公民自由与权利,而且有力地维护了国家、社会、集体利益和他人之自由、权利,其以大众安危为己责,不顾自身利害之高风亮节正是警醒全社会,矫正当前自私虚伪之弊端的良药,正应大力赞颂与表彰。因而 2020 年 1 月初对八医生的惩罚完全是与民意相反的违宪行为,有关当局应当明确宣布:(一)承认前述作法完全错误,并以此为例,杜绝限制言论自由的作法,切实执行宪法第二章第三十五条、第五十一条。(二)撤销对八位揭示疫情的医生的处罚,公开对其道歉,赔偿其物质及精神损失。(三)鉴于李文亮医生率先披露重大疫情,乃嗣后大规模展开的抗疫之战的先驱;又鉴于李文亮医生亲历第一线,以身殉职,当追认李文亮医生为烈士,抚恤其家属。

冯天瑜 唐翼明 余品绶 於可训 郭齐勇 邓晓芒 李工真 赵 林 徐少华 叶永刚

裸泳丨胡锡进、张维为之呼与武汉十教授之吁

教授简历:

    冯天瑜

冯天瑜,1942 年出生,湖北红安人,武汉大学历史系教授。专门史中国文化史方向博士生导师。武汉大学中国传统文化研究中心主任。兼任湖北省地方志副总纂,湖北省社会科学联合会学术委员会副主任、武汉大学学术委员会副主任现任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武汉大学中国传统文化研究中心主任以及 985“中国传统文化及其现代转型”创新基地负责人,任教育部社会科学委员会委员,中国实学会副会长,武汉大学学术委员会副主任,湖北省及武汉市地方志副总纂。

    唐翼明

唐翼明,1942 年生,衡阳市人,享誉海内外的魏晋文化史专家、书法家。新中国第一个硕士学位获得者、台湾讲授大陆文学的第一人。武汉大学中文系硕士,美国哥伦比亚大学东亚语言文化系硕士、博士,师从夏志清。现任华中师范大学国学院院长,华中师范大学长江书法研究院院长。曾任台湾政治大学中文系教授。学术专长为魏晋文学与魏晋思潮。

    余品绶

余品绶,湖北麻城人。武汉大学物理系毕业。武汉大学科技创业部前部长。长期从事理工科教学和研究工作。

    於可训

於可训,1947 年生,湖北黄梅人。1977 年考入武汉大学中文系汉语言文学专业学习,现任武汉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湖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湖北省文艺理论家协会主席,中国写作学会会长,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副会长,《文艺新观察》丛刊主编,《长江学术》丛刊执行主编,《写作》杂志主编。

    郭齐勇

郭齐勇,武汉市人,1947 年生,武汉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从事中国哲学史的教学与研究,专长儒家哲学与 20 世纪中国哲学,国家重点学科“武汉大学中国哲学学科”学术带头人。在海内外学术刊物上发表论文两百余篇。兼任国家社会科学基金哲学学科评审组专家、国际中国哲学会副执行长、中国哲学史学会副会长、中华孔子学会副会长。

    邓晓芒

邓晓芒,1948 年 4 月 7 日生,中国著名哲学家、美学家和批评家。华中科技大学哲学系教授、德国哲学研究中心主任,中华全国外国哲学史学会常务理事,湖北省哲学史学会副会长,《德国哲学》主编。曾任武汉大学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研究德国哲学,亦研究美学、文化心理学、中西文化比较等,创立“新实践美学”和“新批判主义”,积极展开学术批评和文化批判,介入当代中国思想进程和精神建构,在学术界和思想界有很大的影响力。代表性著作《思辨的张力》、《文学与文化三论》、《新批判主义》、《实践唯物论新解》等。

    李工真

李工真,1952 年出生于武汉,著名数学家李国平之子,历史学博士,武汉大学历史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李工真教授曾多次获得国家及湖北省人文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中国中央电视台在制作 12 集大型电视纪录片《大国崛起》时吸收了他的研究成果,请他担任其中有关德国历史的第六集《帝国春秋》以及“大国系列丛书”中《德国》一册的学术指导,并在片中专门采访了他。香港凤凰卫视《纵横中国》栏目邀请他作特邀嘉宾。代表作《德意志道路——现代化进程研究》。

    赵林

赵林,1954 年出生,北京市人,研究生学历,毕业于武汉大学哲学系,哲学博士。武汉大学哲学学院二级教授,国家教学名师,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澳门科技大学特聘教授,香港汉语基督教文化研究所学术委员。

    徐少华

徐少华,生于 1958 年,湖北当阳人。武汉大学历史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历史地理研究所所长、国学院副院长。中国考古学会会员,中国地理学会历史地理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第七届学科评议组成员(中国史) ,《历史地理》与《中国历史地理论丛》编辑委员会委员,湖北省楚国历史与文化研究会副理事长。

    叶永刚

叶永刚,1955 年 8 月出生于湖北省武汉市黄陂区,经济学博士。现任武汉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副院长,教授,金融学系主任,中国金融学会理事,中国金融学会金融工程研究会常务理事,兼任湖北省城市金融学会常务理事,湖北省政府咨询委员会委员。裸泳丨胡锡进、张维为之呼与武汉十教授之吁

End -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裸泳立场。

裸泳丨胡锡进、张维为之呼与武汉十教授之吁
裸泳丨胡锡进、张维为之呼与武汉十教授之吁裸泳丨胡锡进、张维为之呼与武汉十教授之吁裸泳丨胡锡进、张维为之呼与武汉十教授之吁裸泳丨胡锡进、张维为之呼与武汉十教授之吁裸泳丨胡锡进、张维为之呼与武汉十教授之吁文亮,一路走好裸泳丨胡锡进、张维为之呼与武汉十教授之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