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年,518 个区块链项目死亡,上万条公链仅剩下 200 条

本文来源:一本区块链
生存还是毁灭?这是许多币圈项目正在面临的终极拷问。
2019 年,518 个数字货币宣告死亡;曾经的上万条公链,如今仅剩下 200 条左右。
与此同时,资金盘在币圈由盛转衰。崩盘、跑路、被抓捕,成为大量资金盘与交易所的结局。
割韭菜的骗子几乎全部出局,而深耕底层技术的正规军,开始站稳脚跟。
一轮新的洗牌,正在悄悄展开。
明星项目停摆

2019 年,多个明星区块链项目停摆。最知名的一个,可能是 ONO。
ONO 的创始人,是 95 后网红徐可。
2012 年,她就因一场车祸意外走红。当时,她衣着暴露,自曝酒驾,还掏出了一本国际驾照,自称刚从美国回国。
此后,徐可做社交 APP,和某知名电竞选手宣布恋情。“网红”“富二代”“95 后女创业者”,成为其标签。
2018 年,徐可杀入区块链行业,ONO 横空出世——它自称是一个基于区块链的去中心化社交 APP,主要针对 95 后和 00 后。
对外宣传时,ONO 官方使用的是大而化之的用语:“用户可以自由分享和获取有价值的内容、聊天学习交流、参与生态建设,在创造和获得流量价值的同时,获得平等权利。”
“投资要投网红项目,有流量。”李笑来曾在那份广为流传的泄露录音中直言。他为 ONO 投资近 700 万美元。
然而,ONO 并未维持多久。
2019 年 7 月,ONO 的 APP 突然停摆,KOL 们在 APP 内获得的代币 ONOT 也无法提取。2019 年,518 个区块链项目死亡,上万条公链仅剩下 200 条2019 年,518 个区块链项目死亡,上万条公链仅剩下 200 条ONO APP 已无法打开
投资者们慌了。他们突然发现,ONO 的官方公众号已经停更,办公地人去楼空。
停更三周后,ONO 官方公众号,开始发布诺舟集团的周报。
有投资者直言,徐可要另起炉灶了。诺舟集团,是她所在新公司的母公司。
对于停摆,徐可的解释是,ONO 将在 2019 年内完成“封闭升级”,重新推出“创新模式”,并推出“完整的主网计划”。
“团队还在运行,只是简装待发。”她说。
但直至今日,ONO APP 仍无法打开。
有币圈人士指出,作为一个割韭菜的项目,ONO 的问题只有一个——上线得太晚了。
ONO 走的是发币、ICO 的套路。2018 年 6 月,ONO 完成首轮募资。
“那时候,韭菜早就被别人割光了。”一位币圈从业者评论。
就连徐可本人也承认,ONO 募资刚结束,ETH 就开始大跌,“按法币计算,损失了 66%”。
如今,ONO 已经成为历史,徐可又活成了网红的样子。她最新的 10 条微博,有 7 条都是自拍与心灵鸡汤。有网友询问 ONO 的最新动态,她一概不回应。
1 月 6 日,她在微博上晒出了自己的支付宝和银行账单。账单显示,2019 年,她的支付宝总支出为 711 万元,银行卡总支出为 1573 万元。2019 年,518 个区块链项目死亡,上万条公链仅剩下 200 条2019 年,518 个区块链项目死亡,上万条公链仅剩下 200 条
“恭喜徐总,成为‘女版贾跃亭’。”有网友如此调侃。
518 个项目死亡

2019 年,究竟有多少区块链项目走向终结?
国外网站 DeadCoins.com 数据显示,2019 年,有 518 个数字货币项目宣告死亡。
在币圈,DeadCoins.com 有着“数字货币坟场”的别称。它收录了自 2017 年 9 月至今所有死去的数字货币项目,总计 1840 个。2018 年,有 647 个项目终结;2019 年,这个数字降低了 20%。
根据死亡原因,DeadCoins.com 将项目分为四类,分别是 Deceased (终止)、Hack (黑客)、Scam (诈骗) 和 Parody (抄袭)。
其中,2019 年,有 58% 的项目属于 Scam (诈骗),即以崩盘、跑路或被警方抓获收场。2019 年,518 个区块链项目死亡,上万条公链仅剩下 200 条2019 年,518 个区块链项目死亡,上万条公链仅剩下 200 条数据来源:DeadCoins.com 制图:LongHash
资金盘是跑路项目的代表。
“2019 年,币圈平均每个月都会出现至少 20 个有头有脸的资金盘。”一位资金盘玩家表示。
但它们很快就崩盘了。这一年,除了 PlusToken、BHB、Youbank 等知名资金盘外,还有超过 200 个资金盘以跑路告终。
黑客入侵,是区块链项目常见的死因之一。
2018 年,与美图公司关系密切的数字货币 BEC 遭遇黑客入侵。总发行量 70 亿的 BEC,却被黑客凭空生成了 5.7 万亿亿亿亿亿亿亿个,BEC 币价一夜归零。
2019 年 3 月,龙网交易所(DragonEx)遭遇黑客入侵,价值 602 万美元的数字资产被盗。对于一家小交易所,这笔钱不是小数。
据悉,龙网被盗,是因为客服接收了一份来历不明的文件。黑客借此直接盗走了平台私钥。随后,龙网选择在新加坡申请破产。
监管的出手,也让许多交易所走向灭亡。
2019 年 12 月 10 日,央视报道称,自 2019 年以来,各地监管部门已累计关闭 6 家新发现的境内虚拟货币交易平台。
央视还指出,针对境外交易所,相关部门已分 7 批处理了 203 家交易所,关闭了近万个涉及虚拟货币交易的非银行支付机构账户。在微信平台上,也有 300 个宣传虚拟货币交易的小程序、公众号被关闭。
在监管的重拳打击下,许多交易所宣布,不再对中国用户提供服务。在抓捕潮面前,许多小交易所员工匆匆离职,竞相逃离。
还有一部分交易所在监管来临之时“软跑路”,比如融安交易所、太阳交易所。
互链脉搏研究院数据显示,2019 年,至少有 20 家小有名气的交易所跑路或自行关闭服务。2019 年,518 个区块链项目死亡,上万条公链仅剩下 200 条2019 年,518 个区块链项目死亡,上万条公链仅剩下 200 条数字交易所死亡名单(数据来源:互链脉搏研究院)
“国内的小交易所已经干不下去了,我们公司的交易所已经关闭。”深圳某交易所运营人员小智告诉一本区块链。
2018 年时币圈万家交易所大战的场面,一去不复返。
在区块链项目“自我了结”的过程中,不乏让人叹息的悲剧。区块链市场数据分析与服务平台比特易的结局,就令人颇感意外。
2019 年 6 月,比特易创始人惠轶自杀身亡,比特易也因此解散。
有传言称,比特易作为一家数据平台,在熊市中的盈利有限,因此扩展了数字货币资管服务。而惠轶在自杀前,曾使用 100 倍杠杆开单,导致亏损。
“国内的区块链项目,有三分之二都在 2019 年死掉了。”区块链从业者张伟告诉一本区块链。
洗牌已至

实际上,许多区块链项目并没能满足大众的预期,公链就是其中的典型。
区块链行业曾流行一句话:“得公链者得天下。”作为区块链世界的底层操作系统,谁能在链竞争中拔得头筹,谁就有可能控制区块链世界的入口。
公链也曾是区块链行业最拥挤的赛道。由天德科技、链塔智库等机构共同发布的《公链项目技术评估与分析蓝皮书》显示,在 2017 和 2018 年间,全球共涌现出了 2 万多条公链。
但在 2019 年,公链纷纷收缩、停摆。
以 ELF 为例。2019 年 10 月,ELF 项目方无故解散社群,加之创始人许久未曾露面,大家都怀疑 ELF 跑路了。尽管不久 ELF 官方发文澄清,但投资者的疑问并未消除。
公链最大的问题出在哪里?
在许多从业者看来,公链最大的问题,是找不到合适的场景。
2018 年年中,备受期待的公链 EOS 主网上线。它号称支持百万级的 TPS,被誉为“区块链 3.0”。
然而,一年时间过去,EOS 上却充斥着各类博彩游戏,一直没有现象级的 DAPP 产生。
2019 年 9 月,蚂蚁金服副总裁、蚂蚁区块链业务负责人蒋国飞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公有链最大的问题,是除了炒币以外,很难找到合适的应用场景。相比之下,针对场景定制的联盟链可能更受欢迎。
“很多公链项目的币还是有价格,但没人买卖,也没有落地应用,丧失了活力,与僵尸无异。”张伟告诉一本区块链。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一大批区块链技术从业者开始迁移,由公链转向更具落地价值的产业区块链和政府区块链。
“2019 年 10 月,国家领导人关于区块链的讲话公开后,全社会都为区块链行业释放了大量预算。”张伟说,“无论是 To B 的产业区块链,还是 To G 的政务区块链,都过得还算滋润。”
他表示,2018 年,BAT 做区块链的从业者接到的“大单”,“基本是 500 万元一个的量级”;而到了 2019 年下半年,千万级别的“大单”越来越多。
“2020 年,产业区块链肯定会向更好的方向发展。”他表示。
币圈衰败,链圈向好,区块链行业迎来了良币驱逐劣币的时刻。
2019 年,币圈甚嚣尘上,资金盘泛滥成灾,然而物极必反,割韭菜者最后树倒猕孙散。
与此同时,区块链底层技术受到了全社会的关注。在长期默默深耕之后,属于它的春天降临了。
更多的区块链应用,正在各行各业落地。区块链行业正在得到净化。
2020 年,这个行业终将走上正轨。* 文中部分受访者为化名。

2019 年,518 个区块链项目死亡,上万条公链仅剩下 200 条

「 往期文章 」

一群区块链人的春节“战疫”:抢购物资,提防骗子,崩溃大哭

五大矿池号召“强捐”,4200 万元的 BCH 矿工掏定了?

此次公共卫生事件,促进中国数字经济进入更高版本

2019 年,518 个区块链项目死亡,上万条公链仅剩下 200 条在看点这里2019 年,518 个区块链项目死亡,上万条公链仅剩下 200 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