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非常喜欢炒股,比起炒股,更大的兴趣是听上市公司讲故事。有的故事像腾讯那样兑现了,就成了传奇,有的故事像乐视那样扑街了,就成了笑料。对我而言,看上市公司财报,像读起点中文网的爽文一样爽。不仅能爽到,经常因为猜到跌宕起伏故事的转折点,而小赚一笔。没有比这更令人愉悦的事情了。
最早炒股的乐趣来自识破那些拙劣的故事,例如号称中国 Disney 的盛大网络;号称中国 Facebook 的人人网;号称中国 Netflix 的优酷;号称中国亚马逊的当当网;号称为自己代言的聚美优品……做空这些明星公司,经常还能挣到点钱。
有看空的公司,自然就有看好的公司。那时候我看好安全巨头 360,觉得周鸿祎能颠覆 BAT 垄断的市场格局;那时候我看好广告业巨头分众传媒,觉得江南春搞得定团队也搞得定客户,用望远镜都看不到对手;看好手机 APP 的厂商 GOMO 久邦数码,觉得全球 APP 下载量仅次于 Facebook 和 Google 的公司,怎么只值几亿元;看好中国第二大 B2B 服务商环球资源,这么会赚钱的公司总能等待价值发现的那一天……

不惹事的雪球大 V

我喜欢在雪球上和球友们逼逼这些上市公司,就这样我就成了雪球上的一个小网红,粉丝越来越多,人也就越来越膨胀。慢慢地我发现情况有点不对劲,资本市场稍微有点风吹草动,这些明星上市公司的财务报表就立马变脸。几个季度财报后,股价跌得妈都不认识了。迎接投资者的是大股东的私有化邀约,这些曾经充满光环的上市公司,一个个都私有化退市了。
无论是我看好的,还是我看空的。上面提到的所有公司都谋求退市!我再来把这些公司的名字读一遍:盛大网络、人人网、优酷、当当网、聚美优品、360、分众传媒、久邦数码、环球资源……这只是列举了我最熟悉的一些公司,还不包括像澜起科技、迈瑞医疗这些行业巨头。当他们悄无声息地退市的时候,无数小股东就像韭菜一样被收割了。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基金经理梁剑是我的朋友,在当当网低价私有化的过程中,他作为俞渝和李国庆的对手,发出了一份价格更高的私有化邀约,为此梁剑还找来了财团和律师。很遗憾梁剑的这份邀约被无视了。等待他的是一份开曼群岛的当当网股权证明。有一次我在四季酒店开会,遇上梁剑,他还欣喜地打开手机相册,把当当网的股权证书给我看,还不忘放大图片,说 :“志宏你看,这是俞渝签字的。”我笑呵呵地说 :“我躲远远的,不惹事。”
有一次和李国庆在三里屯喝酒,我问李国庆私有化的是怎么考虑的。他说美国资本市场不给估值,没有合理估值,就没法再融资。京东、聚美优品和拼多多这些后来者,都利用一级市场融资优势后来居上。如果俞渝不私有化,当当的路会越来越难走。他问我对私有化的看法,我笑呵呵地说 :“我躲远远的,不惹事。”

" 套牢 " 是一种警示

这件事后,我开始反思我在雪球上的那些发言,在残酷的资本游戏面前,我的发言显得可笑。我在雪球上开设了一个叫“套牢哥”的组合,利用公开的 Pofolio 来表达我的观点。
我的“套牢哥”表现还不错,2020 年 2 月 7 日 凌晨创下历史新高,组合收益达到创纪录的 884%,收益超过雪球 99.94% 的美股用户。对我而言“套牢”是一种警示,却给我带来好运。

一个叫 xiaolwl 的粉丝

我的雪球账号就叫 " 许志宏 ",这几年攒了 8 万多粉丝,粉丝面有不少是我最要好的朋友,不过绝大部分粉丝都未成面。2020 年 2 月 7 日这一天,我有一位叫“xiaolwl”的粉丝罹患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不幸去世,举国悼念。

为什么叫套牢小哥 ?

他就是李文亮医生,他在雪球上关注了 18 个人,我竟然是其中一个。今天雪球官方发文纪念,我回粉了李医生,还在雪球上捐了 200 元钱以表敬意。
我不知道李医生为什么会关注我,我下午好奇地翻看李医生这些年留下的微博,不禁泪目。他哪是你们歌颂的大英雄?他明明也跟我们一样贪生怕死,也想笑呵呵地说 :“我躲远远的,不惹事。”的普通人啊。

愿你再来时我们不只有一种声音
我们可以笑呵呵地说我不用躲 也不是惹事

为什么叫套牢小哥 ?全都是 空气
脑洞大开出品

今日留言

你也不想惹事吗 ?__

我至今没有在任何公开场合与社交媒体表达对于这件事情的任何观点,我怕被人怼,我怕惹事……